全山三面和緩
西南則為猙獰的大崩壁景觀
整體山容剛健挺拔,磊落軒昂
隔南橫公路與關山對峙,輝映出豪壯的山岳景觀

向陽山,標高3603公尺,是中央山脈大水窟山以南、關山以北的最高峰。從塔關山山頂眺望,猙獰的大斷崖上披掛著峻峭的峰尖,兩翼如袖襬自然垂伸,以陽剛秀美之姿,聳立在南橫公路埡口段的幽壑之上,在陽光的輝映下,崩壁反光閃爍,草原柔順如茵,展現山岳莊嚴威儀的氣概。

註冊商標──向陽崩壁
  向陽大崩壁是向陽山的註冊商標。這片隔著南橫公路,與關山大斷崖面面相覷、遙相對峙的大崩壁地形,從向陽山西南脊嶺海拔約3450公尺的頂部,以亂石崩空之勢,直瀉新武呂溪源頭。斷崖頂緣綿長近3公里,落差達800公尺,形成一面開口朝西南的弧形斷崖,灰褐色的大峭壁上,寸草不生,狀極兇險。
  從三叉山方向遠望向陽山,又是一幅迥異的景象。略嫌狹瘦的嶺脊尾端,突起秀潤的峰巒,昂然屹立,植被全是輕柔的短草箭竹覆蓋,景致輕健旖旎。

向陽山與嘉明湖避難山屋 攝影/郭奕成 地點/三叉山途中

向陽山與嘉明湖避難山屋 攝影/郭奕成 地點/三叉山途中

最早的稱呼與登山記錄
  向陽山也稱紅葉山,係由布農語「Koyo」音譯而來。利稻村的原住民稱向陽山為「Ragostaura」(蘭烏斯滔臘),傳說「斯滔臘」是利稻村的獵人,「蘭烏」是布農語「啞吧」的意思。這位啞吧獵人,在一個冬雪的日子上山打獵,卻不幸凍死在向陽山,村人為紀念這位勤勞的啞吧獵人,即以他的名字做為向陽山的山名。日據時期的昭和5年(1930年)4月,吉井隆成一行的探險調查隊,從新康山縱走三叉山到向陽山完成業餘初登。當時他們戒慎恐懼地登上這座身處玉穗社視線內的山頭,因唯恐引起拉荷阿雷一族襲擊,即匆忙回頭,從布拉克桑山方向下山。在吉井隆成登頂的同一天稍晚,日人鷲頭武一行,也從開鑿中的關山越嶺道路,自台東霧鹿開爬,完成登頂。
  民國54年8月14日,林文安、蔡景璋、簡進添、李敏雄、李敏政自清水溪縱走新康山、向陽山,完成光復後業餘首登。民國61年10月,南部橫貫公路開通峻工,公路繞經向陽大崩壁的底緣,攀登向陽山的途徑,就從南橫道上的向陽森林遊樂區循稜上攀,健腳者只要一天的時間即可輕裝往返向陽山頂。

向陽山北峰與三叉山(右後山峰) 攝影/林協成 地點/三叉山途中

向陽山北峰與三叉山(右後山峰) 攝影/林協成 地點/三叉山途中

登山路線與山頂展望
  中央山脈南二段主脊,在向陽山後受向陽大崩壁的影響,脊樑轉向西行,形成南面削豎、北坡平緩的半面山地形,經魔保來山、溪頭山、關山嶺山到大關山隧道埡口。這段嵯峨瘦削的主脊,通行困難,一般縱走隊伍均從向陽山南支稜下山,再循南橫公路回攀關山嶺山或是溪頭山。
  向陽山的峰頂,展望自然絕佳,環顧四野,雲峰、南雙頭山、三叉山、布拉克桑山、關山大斷崖、關山、玉穗山均圍繞前衛,玉山群峰、秀姑巒山、新康山等,也都歷歷在目。尤其是秋、冬季節,雲海常如棉絮般,塞滿各個溪源谷地,飄移蕩漾,是向陽山最美的氣象景觀。在向陽山的北側山拗,有一片玉山圓柏枯木景觀,證明了本區在百年前,有圓柏喬木林生長。在倒木遺幹間,目前已有塊狀的矮盤圓柏與杜鵑叢,正努力地扮演植被更替的傳宗接代任務。

向陽山西南稜頂小憩,背景為鷹仔嘴山與關山 攝影/見晴 地點/向陽山途中

向陽山西南稜頂小憩,背景為鷹仔嘴山與關山 攝影/見晴 地點/向陽山途中

本文節錄自上河文化《臺灣百岳全集》第三輯──中央山脈南段 第一章第四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