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12月17日)寒風冷冽,12度的低温加上風寒效應,白鶴基地只有熟悉的面孔幾人,日記簿裡記下:風强寒冷,不可久留,拍了一段白鶴睡覺,眼皮張與閉的照片,眼皮為上下開合、瞬膜是左、右開合,11點走人。

  未料深夜白鶴出走,在松山車站廣場被拘捕。有人說可能因為寒流來襲,當地食物不足,才起意南飛到市區覓食、或說可能因野狗侵入與人為干擾而嚇飛。我則認為,北風吹來喚起了白鶴南飛的基因,或者是黑夜雁鷺南遷的叫聲,吸引了白鶴跟隨。經驗不足的白鶴在無法逆風返回基地的情況下,迫降到大街廣場上。在此之前,白鶴也曾在晚間飛離基地,隔日一早觀察時它已返回,以及多次往西南向飛高10餘分鐘,最長30分鐘後才返回基地的情況。

  然而,這隻白鶴降落在人煙密集的市區廣場,並且毫不懼人,卻是值得大家省思與檢討的。記得,這隻親民的白鶴亞成鳥剛來台灣時,國際鶴基金會與學者專家即建議不要讓人過於親近白鶴,因為鶴類是非常容易產生印痕(imprinting)的鳥種,如果一段時間常與人親近,這隻小白鶴將來就會和人群靠近,徒生危險。

  金山清水磺清路海側的水泥護欄上,近日多了一塊白鶴蒞臨臺灣週年的掛牌,我想這一年來,這隻迷途的白鶴已經讓攝影鳥人們的硬碟擠爆;讓媒體從報導新聞事件變成專題發揮;讓鄉下地主老農成為有名的鶴爸鶴親;讓全民的臉書、Line群組裡瘋傳人鶴情的感人故事(那些影像卻是逐漸傷害小鶴的真實記錄之一)……。

  當白鶴松山事件發生後,一位一年來常常從天濛亮開始記錄、觀察,傍晚再去看一下的好朋友跟我說:我不再去拍白鶴了,因為觀察、拍攝本身就是一種干擾,但我還是會去遠遠的關心。是的,沒有做事的人請閉嘴,無知足以殺死大象,私心會掩沒良知。如果大家擔心這隻白鶴的將來發展,趁著白鶴因為受到驚嚇剛回到基地,目前不會主動接近人,誠心地祈求:

攝影鳥人們不要進入斜坡拍攝,並主動保持距離。
不要再小鶴、小鶴的呼叫,動新聞是個錯誤的示範。
懇求地主農夫們,儘可能與白鶴保持距離,至少不要主動靠近,甚至餵食。
讓保護一隻鳥一隻鶴為單獨訴求,他是恩典,不是機會。
行政部門與NGO團體旣然承擔下責任,請以白鶴野來野去為最主要訴求,減少媒體與人為干擾,志業不應該藉求白鶴來實現。
媒體與攝影朋友們,請不要為了補個畫面,要求老農再演一次。
所有愛護白鶴的朋友們,請大家一齊守護與監督,讓白鶴能夠自然生活。
以下請朋友們自行填補下去。

最後,藉著朋友的話為結束:
我知我無法改變大環境
我只能去影響認同我理念的人

 

1.繪本裡圍著的大砲,曾幾何時!圍著的媒體與專家學者們。

2.無知足以殺死大象。主動地去接近、調戲就是不應該。

3.令人憤慨的景象。

3.令人憤慨的景象。

4.開放的意義?

4.開放的意義?

5.開放的結果!

6.媒體的採訪不受拘束。

7.餵食乎?

8.檢視人鶴情?

9.無言!

9.無言!

 

ㄅ.眼皮上下開合,瞬膜左右開合。800長鏡裁切。

ㄅ.眼皮上下開合,瞬膜左右開合。800長鏡裁切。

ㄆ.野來野去才是白鶴最佳歸宿。800長鏡裁切。

ㄆ.野來野去才是白鶴最佳歸宿。800長鏡裁切。

ㄇ.它們才可以主動接近白鶴。

ㄇ.它們才可以主動接近白鶴。

ㄈ.它們才應該是白鶴的朋友。

ㄈ.它們才應該是白鶴的朋友。

ㄉ.野放後的第一口蓮藕。

ㄉ.野放後的第一口蓮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