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分享文章喔~

全山石骨崚嶒,山容突兀峭拔
形如固若金湯的堡壘駐守天關
極具山岳造型之美
西連馬博橫脊與烏拉孟山雙峰遙峙
東接玉里山支脈與馬西山呼應爭輝

馬利加南山,標高3546公尺,山頂有顆森林三角點,是中央山脈主脊上自奇萊主山(3560公尺)以南到馬博拉斯山之間,海拔最高又雄偉奇絕的大山。從馬博拉斯山遠眺,孤峰聳矗的馬利加南山,宛如一座渾厚堅實的堡壘,固若金湯般屹立在長城嶺脈的絕頂之上,駐守天關,蒼茫悠遠,莊嚴岑寂。

展望絕佳,視野開朗無涯
  馬利加南山又名塔比拉山,全山石骨崚嶒,崔嵬峻峭,山岳造型奇特獨絕。邢天正在《台灣高山明細表》中有如此的描述:「崚嶒孤峭,詭僻奇拔,是荒遠高山之特出者,山脊東西橫亙,起伏最大,山頂亂石堆尖,如兀鷹仰啄,備顯尖危。西南為斷崖,綿延數公里,其它坡度較小,北坡尤緩。東有削脊,西有斷稜」。馬利加南山的峰頂是座純石岩塔,突聳在基座的西南端,猶如城堡上的瞭望高塔,又如邊關嶺脊上的烽火台,益增此山無限的遐想。站在高塔上,可極目遠眺:西方是雄峻的馬博拉斯山;往南依序是秀姑巒山和玉山群峰逐長漸高,層疊競秀,雲峰、三叉山、向陽山、關山等巨嶺都一覽無遺;正南是尖銳峭利的新康山,如劍錐天;往東南則是馬西山、布干山、喀西帕南諸峰,密簇如鄰;北眺則是無雙山、櫧山、東郡大山、可樂可樂安山、天南可蘭山、斷稜東、西山與義西請馬至山,一脈橫嶺相連,非曾登臨熟悉者不可一一指認;東北隅丹大山的蒼嶺平稜則別具一格。在天清氣朗之際,更北的干卓萬山群、能高南峰、奇萊諸峰以及北方天際的南湖大山、中央尖山、雪山地壘等,千峰萬巒層疊橫臥,也都可以再次默念熟悉的山名,抒發一種對浩瀚天地的戀慕情懷。

形勢孤拔的馬利加南山  攝影/林協成 地點/馬利亞文路山

形勢孤拔的馬利加南山 攝影/林協成 地點/馬利亞文路山

危崖聳立,山路嵁巖
  馬利加南山的東、西、南三面,都是凌厲崢嶸的危崖,岩稜上則是風化崩解碎裂的變質砂岩與板岩礫石,有些地方狹瘦如刃,腳下板岩滑動,崖深幽邃,通過時必須戰戰兢兢,步步為營。尤其是西鞍的馬利亞文路斷崖,岩稜風化崩落,碎屑滾滑直瀉馬霍拉斯溪底,脊上板岩層疊,嵁巖嶔巇,十分驚險。只有北稜以梯狀級級降下,曲折延伸約6公里,止於馬利加南溪與哈伊拉羅溪的合匯處,其中標高3113公尺的巒頭,是為馬利加南山北峰。
  此外,位於馬利加南山東南約兩公里的馬利加南山東峰,標高3377公尺,中央山脈主脊在此折轉向西綿長,形成東西橫亙的「馬博拉斯橫貫」主脊,形勢特出。此山東南伸出的玉里山支脈,接連馬西山、布干山、喀西帕南山等高峰群,山嶺東腋又有著名的赭土崩崖——塔比拉斷崖,全山擁有地理位置與地形的獨特優勢,只是山嶺寬闊平緩,從西望之,只能算是馬利加南山的副峰。民國58年7月邢天正、丁同三與原住民田金石、張登德一行,在從玉里登喀西帕南山盤旋中央山脈經東巒大山到水里的登峰活動期間,欲從馬利加南山東峰東南稜攀上峰頂時,仰望塔比拉斷崖,兩側都是峭壁,稜上危石巖巖,不見路跡,眼看將會有一段驚險的旅程,結果他們一行錯循獵路在斷崖前向東稜陡降,多花了兩天的時間才繞回中央山脈主脊。想必是因為塔比拉斷崖的猙獰面目,嚇壞了他們,如今的塔比拉斷崖已有明顯的路徑,加上岩脊風化堆積,驚險不若以往,小心踏足點的穩固,不難通過。

石骨崚嶒的馬利加南山峰尖  攝影/連濯南

石骨崚嶒的馬利加南山峰尖 攝影/連濯南

最早的登山記錄
  馬利加南山最早的登山活動,始於昭和5年(1930年)11月,由殖產局山林課組成的調查隊,展開從馬博拉斯山到丹大山之間長遠山稜的探勘行動,馬利加南山就在此期間印上了除原住民之外的人類第一個足跡。周圍的山峰如馬利亞文路山、僕落西擴山、烏妹浪胖山、義西請馬至山、馬路巴拉讓山與盧利拉駱山等,也在同一期間創下初登記錄。業餘性質的登山記錄,則是在稍後的昭和6年9月,鹿野忠雄以5天的時間,從郡大溪警備道路的無雙駐在所出發,循布農族獵人進出馬利加南山獵場的途徑,跨越馬斯布爾溪、烏利班霍爾溪後,攀上中央山脈主脊,再沿稜順利登頂馬利加南山。
  光復後本區的登山活動,始於民國53年7月,由中國青年山岳協會組成的「暑期深山探險隊南隊」進行從秀姑巒山到關門山這段南三段主稜的探勘,成員有陳振輝、王仁隆、劉源標、張學賢與東埔原住民全桂林、全朝琴兩兄弟。他們於7月12日踏上馬利加南山的絕頂,完成了這座孤傲奇峰的光復後初登記錄。

巍巍天關 氣勢恢宏
  在造景萬千的大自然中,唯有山最雄偉,山最奇譎,而造形獨特的山容,更是登山者慕思戀眷造訪的領域。巍巍天關堡壘,馬利加南山應是最讓人魂牽夢縈的一座。

從馬利加南山東峰回望馬利加南山與馬博拉斯山  攝影/洪宗佑

從馬利加南山東峰回望馬利加南山與馬博拉斯山 攝影/洪宗佑

本文節錄自上河文化《臺灣百岳全集》第三輯──中央山脈南段 第一章第三節
歡迎分享文章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