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分享文章喔~
等待契機重生的秀姑坪現狀   攝影/楊文章

等待契機重生的秀姑坪現狀 攝影/楊文章

  在恢宏壯闊的高山世界裡,秀姑坪給人的感覺很特別,有悠遠的美麗也有深沈的哀愁,有悲壯的淒厲也有重生的喜悅。
  站在中央山脈最高峰秀姑巒山西南山腳的秀姑坪上,極目環顧全是台灣最崔巍壯麗的山河。西方是龐大豪壯、高峻超群的玉山山塊;南方是尖峭突聳,如劍錐天的東台一霸新康山;東方是深邃幽壑、蒼巒翠谷的拉庫拉庫溪河谷;北側是岧嶢峻刻的秀姑巒山鷹瞵鶚視。腳下的這片坦蕩高原,則更讓人震撼懾神,白凜頹斷的圓柏屍骨,或躺或臥,遍野狼藉,景象悲涼岑寂,氣氛頓時變得肅殺與凝重。

煙硝秀姑坪
  根據專家學者的估計,秀姑坪一帶先前可能擁有全台灣最壯碩的玉山圓柏喬木森林,在約200〜300年之前,集體遭到火神肆虐,當時它們的樹齡大約在千歲到數千歲之間。這場驚心動魄的森林火災,將累聚千年歲月精華的圓柏林徹底摧毀。當我們穿行在這片白木橫陳、枯塊散置的墳場時,好像是走入了一個剛剛經歷煙硝戰火的高地廢墟,每一棵倒下的或是依然兀立的,或是已經碎解崩裂的,都曾是戰場上轟轟烈烈的戰士。這些在陽光照耀下,閃爍著銀灰亮光的圓柏木乃伊,襯著蕭瑟枯黃的短箭竹草原,將場景帶入一幕淒涼又詭譎森寒的虛擬幻境中。
  這個高地廢墟海拔約在3450〜3550公尺之間,山高路遙、天寒氣冽,圓柏枯木在沒有人為因素的干擾下,歷經大自然漫長歲月的酷煉洗濯,以白凜潔淨的身軀,以及肌理嶙峋的筋脈,展現其傲岸的風骨。在仔細的觀察下,整齊的紋理隨著生長期環境的變異與本身瘤結的干擾,呈現紆曲彎折的線條脈絡,刻鏤出圓柏堅毅剛韌的生存奮鬥過程。

火焚後的秀姑坪景觀  圖片取自《東台灣展望》(1933年)

火焚後的秀姑坪景觀 圖片取自《東台灣展望》(1933年)

秀姑坪的重生
  從樂觀的角度再看這片荒原,玉山圓柏的強韌生命力,正在秀姑坪上發芽生演,那些匍匐在白木屍骨旁的圓柏後代,正以浴火重生姿態,緩慢進行植物生長的次生演替:藉由矮盤灌叢孕育林木生長的契機,由玉山杜鵑、玉山圓柏到喬木林依序遞演。至於是否能回復原始的植被景觀,則要看立地條件是否因火燒後,土壤層缺乏林木覆蓋遭到風雪刻蝕流失並使得蘊含的水份遞減,或是整個大地氣候變得更為嚴苛。依陳玉峰編著的《台灣植被志》中記載:「秀姑坪火災後緩慢進行的次生演替,正稀疏拓植中,估計已超過250年,但僅止於矮灌木體型。」千百年前,一場無情的大火摧毀了原本鬱鬱蒼蒼的秀姑坪,千百年後,經過大自然巧妙的演化癒合縫補,這片已略見重生喜悅的荒原,可能將奇蹟式演替,成為一片更為蔥蘢蓊蔚的玉山圓柏喬木純林。

重建自然倫理
  民國80年元旦,雪山主峰西南坡的玉山圓柏矮盤灌叢,遭到登山隊伍不慎引起的大火焚燬,使得這片生長上限海拔高達3850公尺的廣袤綠毯,一夕之間成為焦黑的大地,遠從多加屯山、南湖大山都可以清晰指認。如今,經過數年的風雪焠煉,玉山圓柏盤虯的莖幹以及紛歧的枝椏,逐漸脫去焦黑的外殼而以槁白的枒杈,蒼勁堅毅地兀立山巔。從秀姑坪玉山圓柏替演過程推測,兩百年後甚或更久的未來,這片圓柏墳場才能回復原來蒼翠的玉山圓柏矮盤灌叢植被社會。也許高山景觀最大的破壞者不是來自山崩或天然的火焚,真正可怕的是人類粗暴自私的罔顧自然倫理,該檢討與改進的是人們自己。

本文節錄自上河文化《臺灣百岳全集》第三輯──中央山脈南段 第一章第四節
歡迎分享文章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