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分享文章喔~

 

東西狹瘦型山脊,峰頂由數座密接的連峰組成
巉巖嵯峨,參差指天
如刃的山脊,堪稱寶島無雙
全山橫脊如屏風屹立,為台灣高山「九嶂」之一

無雙山座落於東郡山彙的西南緣,從玉山主峰或北峰方向眺望,東西橫嶺伸出的無雙山稜脈引領著四條由東郡大山主稜向西斜降至郡大溪河谷的梳齒狀山稜,在朝日澄光的映射下,黛青色的稜脈井然有序地層層伸展,構築一富生氣氤氳、豐繁壯麗的景象,讓人印象深刻。
  無雙山是個狹瘦的屏風狀山峰,由數座密接的連峰組成,其中最高最明顯的有三座。西側第一峰標高3231公尺,平頂東緣有顆森林三角點,成為無雙山的基點峰,基點旁有平坦空地是向東縱走東郡山彙隊伍的最佳營地;中峰為第二峰,高約3240公尺,成為無雙山的最高峰,巑岏的岩峰山體是併立的三座連峰中,最大最明顯者;第三峰標高3228公尺,是無雙山的東峰,頂脊複有兩岩峰突起,形勢最為險刻。以上三峰高度相若,中隔深鞍緊連密接,遠望如三指朝天,獨具一格,而嶺脊東西橫亙,狹瘦綿長如屏風屹立,是邢天正選錄的「九嶂」之一。

最早的山名與初登記錄
  無雙山最早的山名,源於布農語Maszu Kan(馬西柔干),原意是「尖銳」,用以形容此山岩峰突兀、尖銳如刃。昭和6年(1931年)8月底,鹿野忠雄在完成玉山南峰方面的登山活動後,返回郡大社,9月1日即循東郡大山的西支稜攀爬而上,進行東郡大山塊的縱走登山,並順利了完成了除東郡大山之外,另外五座(東巒大山、烏達佩山、本鄉山、櫧山與無雙山)三千公尺級山岳的初登記錄,才由無雙山的西稜下達馬西塔隆社。那時候除東郡大山與東巒大山已由野呂寧完成命名外,其他山峰都還沿用布農語山名。到了昭和後期之後,才見到用日文漢字作為附近山峰的名稱,無雙山、本鄉山與樫山等即由此而來。

無雙社的原居地
  「無雙」這個美麗的名字,同時也被用來稱呼位於無雙山西稜南麓,原稱毛註社或哈伊拉羅社的布農族部落,也就是「無雙社」。這個位於郡大溪上源與哈伊拉羅溪支流合匯點東北河階台地上的布農族郡社群小社,耕地海拔高度介於1500公尺到1800公尺之間。在昭和9年(1934年)日人強迫原住民遷村之前,他們在這深山峻谷之中,燒墾山田、游移狩獵,過著順應自然、與山共舞的傳統生活方式。遷村之後,部落家屋隨即漸漸荒蕪,終致傾毀並掩沒於莖草叢蔓之中。今日攀登無雙山的途徑,即穿越過這片廣漠的廢墟,撥開茅草叢但見斷垣殘壁與僅存的老梅樹、老桃樹等散株,讓人不勝噓唏!

只剩斷垣殘壁的無雙社舊址  攝影/郭致輝 地點/無雙社

只剩斷垣殘壁的無雙社舊址 攝影/郭致輝 地點/無雙社

艱困的行程
  若從字義來講,無雙山的山名,有著無出其右、獨此一山的豪壯氣勢。在台灣百岳中除了玉山、雪山、大霸尖山等歷史名山外,就只有關山與大劍山的山名氣勢,可與互相抗衡。不過,若依海拔高度的排序,無雙山是林文安選錄排行第68的「百岳」,似乎與無雙之名並不契合。但是對於曾經縱走無雙山的登山者而言,無雙山應該是岳人印象最深刻的行程之一。「陡坡無雙」、「茅草無雙」、「岩峰無雙」,即是形容攀登無雙山的艱困路程。若從郡大林道經無雙吊橋入山,最先面臨的即是從林道45.3K處,需先陡下900公尺的落差才能進入無雙山的領域,隨即迎面而來的就是「茅草無雙」的路段。這段長達4公里的茅草叢林區,連綿不絕,鑽穿其間,密不通風,汗水淋漓,茅草之密及長,在台灣百岳行程中,無出其右。從最後水源到無雙山基點峰,則是「陡坡無雙」的路段,需連續爬昇1300公尺的落差,全程猶在牆下往上援壁攀爬而行,加上背水負重,尤感行程的艱辛。這段陡坡的垂直高度與峭豎程度,也睥睨各名山大岳。基點峰之後的連峰跨越,則是「岩峰無雙」的路段,頂脊最高最明顯的三座岩峰,猶如石筍屼立,中隔深陷的鞍部,縱走的途徑直上直下,嶔巖難行,步程的艱辛成為獨一無二的考驗。「無雙行」確實讓人印象深刻。

70年代完好的無雙吊橋,今橋板已逐漸腐朽毀壞,通過時應特別小心。攝影/多陽 地點/無雙吊橋

70年代完好的無雙吊橋,今橋板已逐漸腐朽毀壞,通過時應特別小心。攝影/多陽 地點/無雙吊橋

光復後的初登記錄
  民國52年11月24日至12月1日,邢天正與東埔原住民伍明山,循八通關古道入山,經雲龍瀑布之後取獵徑跨越郡大山的東南主稜,當天即走過殘破不堪的無雙吊橋,來到郡大溪畔露營。第二天沿著獵徑往無雙山的西稜攀昇,宿於稜脊南側渡過一個無水的夜晚。第三天因飲水不足只得半飽,即往無雙山西稜的巉岩山尖攀去,翻過一峰又一峰,直到10點45分才到達無雙山的基點峰,完成了光復後初登的任務;是夜則下到櫧山的西北腋下,覓得有水獵寮一解缺水之苦。第四天再攀上櫧山,並沿稜縱走本鄉山到達東郡大山南鞍宿營。第五天早上8點30分,到達東郡大山頂,意外地發現山頂有顆一等三角點。第六、七天再循東巒大山的西北稜直下望鞍,接上人倫警備道路趕至人倫社,順利地完成了東郡山彙的光復後初次縱走任務。

面對著無雙山嵯峨的岩稜,頓覺自已的藐小。攝影/阮榮助 地點/櫧山下

面對著無雙山嵯峨的岩稜,頓覺自已的藐小。攝影/阮榮助 地點/櫧山下

本文節錄自上河文化《臺灣百岳全集》第三輯──中央山脈南段 第一章第二節
歡迎分享文章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