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005-01

台灣「十峻」之首
以巉巖冷峻的英姿傲立於主峰之東
四壁峭聳,肌里嶙峋,形勢孤絕

玉山東峰也稱作東山,位於主峰東方900公尺處,全山由淡灰色的硬砂岩構成,岩質不同於主峰的深灰色板岩,與主峰隔約200公尺落差的深鞍相對,日據時稱為「台東新高」,德國人史坦貝爾博士則以首登者齊藤音作為名,稱為「齊藤岳」。東峰四壁峭聳、肌里嶙峋,如堅壁的天宮堡壘,無隙可乘,邢天正稱它為「天壘峰」。

十峻之首 全臺第四高峰
  天壘東山從各個角度看,都有它獨具的巉巖險峭英姿,是台灣高山「十峻」之首。從主峰方向東望,龐大猙獰的身軀,蟄伏於東脊之上,疊層分明的厚層硬砂岩,擠壓隆起,駢立雙峰;從北峰南望,如僧帽的造型,兀立於荖濃溪谷,壁立千仞,巨壘氣勢磅礡;從八通關方向遠眺,因距離關係,崢嶸的尖峰似乎比主峰更為高聳,形勢威赫;從東南方向仰望,馬鞍狀的巨岩巍峨峭竦,岧嶢光滑,細觀岩理紋樣,逆衝扭轉,造化神妙。
  玉山東峰是主峰四大副峰中海拔最高的山峰,也是四峰中最少人登臨的峰頭。原因可能因為它太靠近主峰,由主峰俯視,山峰較缺乏氣勢;二則因為主峰與東峰連接的稜線,厚層硬砂岩疊峙,絕壁處處,看似無隙可乘。事實上,玉山東峰標高3869公尺,是台灣高山中僅次於玉山主峰(3952公尺)、雪山主峰(3886公尺)及其副峰北稜角(3880公尺)的第四高峰,何況北稜角南距雪主僅約400公尺,相隔的鞍部也只有落差約50公尺,基本上,雪主與北稜角是屬於同一座山,以南北兩端突起的山形呈現。玉山東峰與主峰相隔的鞍部,落差達200餘公尺,東峰的拔高亦達百餘公尺,山形獨立,氣勢磅礡,則是一座不折不扣的獨立峰巒。

步步天成 登峰造極
  從主峰往東峰,先從主峰平頂西南緣,循南稜在風化岩壁上小心翼翼降下,繞過「鳳尾岩」的突聳岩塔後,再繞山腰接東峰稜線降抵最低鞍部。續接則是手攀腳蹬的爬壁過程,近觀這片巖牆峭立,好像無隙可乘,高不可攀,奇妙地是,攀登途徑上,均有岩層互疊時預留的岩階,這些從5公分到10公分深的踏足點,岩層堅固,岩面粗糙,登山者手腳並用,即可直抵山巔。
  堡壘狀的東山,東西方向有兩山頭,最高點在東側較玲瓏的峰頭上,峰頂全是崩解的塊狀砂岩,有登山者推疊的岩塔。由此西望主峰,基盤闊達,嵬巍壯麗,尤其北壁上半段岩懸絕壑,下半部碎解的砂岩一瀉千里。生長在鞍部稜線南坡的香青圓柏與玉山杜鵑灌叢,則以強韌的生命力,在岩錐中生根立足,蒼鬱的植株與灰白的礫石交錯,訴說著造化的滄桑與大地的包容。

「凡人變異 唯山永恆」──鹿野忠雄
  最後引述鹿野忠雄的代表作《山、雲與蕃人》名著中「玉山東峰攀登紀行」篇裡,對玉山東峰懾人的氣勢與山容的深情描述:「抵達新高警察官吏駐在所(今荖濃溪營地位址),我的眼眸和我的心靈,立即被東峰的英姿與軒昂的氣勢深深地吸引著,就如同與久別的戀人重逢,心中激動不已。凡人變異,唯山永恆。……在此仰望,目光從右方的主峰岩山,經刀刃般的岩脊延伸過來,如城堡狀的巨壘東山即峭聳在頭頂上,這裡看到的敢誇是台灣最具挑戰性的峭壁岩場。由崖下的台灣冷杉林樹冠計算起,高達二千尺的壯觀峭壁迫在眉前,仰望其超拔的絕頂峰巔,教人頸骨為之酸疼。……在此數日,一有空暇,眼睛即投注在東峰的雄姿上。……朝朝暮暮,為東峰魂牽夢縈。……內心毅然決定:攀登東峰,就在明日。想到就要擁抱思念久仰的東峰肌里,不禁興奮萬分。」
  昭和6年(1931年)8月29日,鹿野忠雄由玉山東峰的東北側,循岩溝奮力地攀上了絕頂。昭和16年在《山、雲與蕃人》一書中,寫下了鹿野博士對台灣山岳深情的描述與動人的詩篇。

落日霞光映照在東峰峭聳的岩塔上, 一股巉岩冷峻的氣勢,令人敬畏。 鹿野忠雄在70年前走過這裡。 此後,岳人陸續地經過這裡。 鹿野過去了,後來的人也過去了。 只有山,永恆地屹立著。 攝影/楊文章 地點/玉山主峰

落日霞光映照在東峰峭聳的岩塔上,
一股巉岩冷峻的氣勢,令人敬畏。
鹿野忠雄在70年前走過這裡。
此後,岳人陸續地經過這裡。
鹿野過去了,後來的人也過去了。
只有山,永恆地屹立著。
攝影/楊文章 地點/玉山主峰

【玉山東峰─照片欣賞】

7玉山東峰_版型A

本文節錄自上河文化《臺灣百岳全集》第一輯──玉山山塊‧雪山山脈 第一章第一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