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初始,1月2日一架隸屬於空軍救護隊的黑鷹直昇機失事,造成參謀總長沈一鳴上將等8人殉職;1月27日NBA傳奇球星Kobe Bryant與女兒搭乘直昇機前往訓練中心途中墜毀,機上9人全數喪生;4月7日空勤總隊一架海豚直昇機在例行訓練後,降落時不明原因側翻墜毀,所幸機上5人平安獲救;2018年2月一架黑鷹直昇機在蘭嶼接送病患回台治療時,起飛81秒後不幸墜海,造成2人罹難、4人失蹤的憾事。直昇機從來都不是一個安全的載客工具,每一次的出勤都深受地形與氣候的影響,尤其山區救援更是危險的差事。

  「近三年來,空勤總隊海豚直昇機及黑鷹直昇機相繼失事,犧牲了多位優秀的空勤組員寶貴生命,機組員因公傷亡的機率遠高於國道警察。」﹙張豐麟2018.11.17國立台灣海洋大學航運管理所碩士/投稿論文曾獲ATRS航空運輸研究會全球年會錄用﹚。

  2020年5月1日勞動節連續假日期間,空勤總隊弟兄們即執行了三次山域救援任務;5月3日於中雪山登山口吊掛一名高山症山友;5月4日早上於安東軍山搭載一名跌倒受傷的山友;5月4日傍晚於安東軍山萬大南溪第一獵寮附近搭載一名摔傷的山友。近年來,登高山百岳活動盛行,山難事故頻傳,許多隊伍稍有狀況發生即動輒呼叫直昇機救援,空中救護隊成了山友的「空中小黃」般;有人一個人就叫過三次,荒唐的還有隊伍走一趟丹大東郡橫斷,路程中間就叫了三次直昇機救援。

  你能想像空勤總隊機組員執行每一次空中山難救援是如何辛苦,以及過程的驚險萬分嗎?山區地形、氣流複雜,每一次的行動都像上戰場如臨大敵般心驚膽跳,雖然那是他們的工作,但誰無父母,誰無家人,空勤弟兄的付出不應該被視為理所當然。尤其退休年過中年之後,體力雖還維持不錯,但筋骨與反應漸次退化,在崎嶇的山徑上,稍有不慎滑倒或踏空即會造成嚴重的扭傷或骨折,這時大多數的隊伍,都會選擇呼叫直昇機救援。我們常說:六十歲之後,活著不要給人添堵,也就是不要麻煩別人為我們賣命,空勤弟兄們還年輕,還有他們紛華的歲月,萬一發生救援事故,怎能對得起自己的良心。除非經過萬全的準備後突然遇到無法預測的山區天災,或是隊伍無法處理的重大意外與危及生命的傷勢,請不要叫直昇機。

  什麼時候該叫直昇機?這確實是個大哉問?有人提議:消費者付費,由自己負擔直昇機救援的出勤費用,因為所費不貲,山友除非真有危難,體認錢財乃身外之物,比起一條命不算什麼時。也因為爬山有了一旦出事就要花大錢的衡量,在登山之前必然會加强體能訓練、檢查各項裝備,以及充實登山知識技能,否則絕不敢輕易冒然入山。如此應該可以減少許多不必要的救援,避免意外發生。

  當然,如果山友沒有顧及直昇機出勤的危險性,以現行制度來看,只要撥通電話,請求山域事故救援,所屬消防單位還是會依情況通報空中救護隊支援。我們以一般的腳部扭傷為例,登山途中不幸踏空或滑倒,導致腳踝扭傷,腫脹疼痛,不能行走,那該怎麼辦?如果是我帶領隊伍,我會就近選擇適當營地紮營,檢查傷勢後用水冰敷止痛消腫,吃消炎止痛藥,貼消炎藥布,隔日觀察一日後,第三天才會決定是否要呼叫直昇機救援,如果傷勢好轉可以移動,縱使隱忍傷痛,步行蹣跚,也要在隊友的相互扶持下,選擇就近路途,自行下山就醫,樹立登山自救最佳的典範。如果,一遇扭傷就呼叫直昇機吊掛下山,隊伍還打算續走末竟行程,那是不負責任的登山態度。良心是行事判斷的準據,假如直昇機上的機組員是你的兒子或是親友,你會讓你的親人冒大險來吊掛你嗎?山,一直都在,你用什麼心態親近它,山回饋心靈的也將完全不同,敬山愛山,別讓山在你的心中矇上黑色的陰影。

  從2004年到2019年空勤總隊執勤山域搜救架次,共計1536架次﹙※2014年查無資料﹚,平均一年102次之多,登山的朋友,自私的還是不少!

黑水塘山屋

黑水塘山屋

黑水塘山屋1

黑水塘山屋1

黑水塘山屋2

黑水塘山屋2